努力提高
挖矿的姿势水平

面对网络拥堵与黑客攻击,BSC 将如何规避和优化?

HashQuark 、DODO、Mask Network、EigenPhi 以及安比实验室就「如何规避和优化 BSC 网络宕机、节点服务缓慢、黑客攻击频繁等问题」展开了深度讨论。

整理:Zoe Zhang

对于任何公链来说,安全都是重中之重的问题。新兴公链中虽不乏佼佼者,但网络性能及安全方面仍有优化空间,即使是自去年 9 月上线以来就表现亮眼的 BSC 也无法避免。过去几个月里,BSC 出现了多次网络停止和黑客攻击的事件,给 BSC 带来不少的负面影响。有人说 DeFi 协议本身有问题,也有人说项目代码重合度高,社区的热烈讨论进一步推动了我们的思考。

2021 年 6 月 8 日,在由 Hash Global、Mask Network 主办,链闻、Winkrypto 联合主办了一场主题为「BSC 迭代演进之路」的 Meetup 闭门会活动圆桌对话环节中,链闻研究总监潘致雄、HashQuark CMO Dora、DODO 联合创始人兼 CEO 雷达熊、Mask Network 创始人兼 CEO Suji Yan、EigenPhi 联合创始人程显峰以及安比实验室合约安全总监孙志鹏围绕「如何规避和优化 BSC 网络宕机、节点服务缓慢、黑客攻击频繁等问题」话题展开深度讨论。

本文为该场圆桌讨论的精彩内容集锦,内容有所编辑。

潘致雄:更早之前 BSC 网络还出现了网络停机问题,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当时给各个协议带来的影响有多大?

Dora:Hash Quark 作为身处战斗一线的节点,发现虽然在 BSC 大面积拥堵期间面临较大压力,但我们的服务器没停过,所以 BSC 网络宕机、停机的说法其实并不存在。究其原因,我们可以从 BSC 发展路径以及它的机制设计上来看这个问题。

第一,相对以太坊来说,BSC 设置了更大的区块,出块速度更快,性能更优越。我认为正是因为 BSC 好用又便宜,用的人多,才导致了堵。

第二,很多人会觉得 BSC 21 个节点机制会有中心化问题,但 BSC 服务器的要求和成本非常高,Hash Quark 运营了大概 40 条公链的节点,BSC 服务器硬件要求以及投入成本可以排进前五,高门槛保障了节点平稳运行。另外一方面,随着硬件不断的升级,BSC 的性能也有提升的空间。

潘致雄:大家的项目都部署在 BSC 上了吗?

雷达熊:DODO 在 BSC 上的业务此前也受到比较大的影响,广播节点和验证节点不同步导致区块延迟,网络节点受到比较大的冲击,直到 BSC 更新节点服务器后问题才解决。

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,我认为物理世界是有限制的,不要以对任何链产生过高的期待。随着 BSC 发展规模的扩大,谁也无法保证可用性。现在我们在接每一条新链时都会做很多准备,这是从 BSC 身上吸取的经验。我们相信 BSC 未来能够很好的解决这类问题,发展的越来越稳。

Suji Yan:BSC 的问题谁都可以在上面写代码,谁都敢在上面写代码,就可能会导致节点资源浪费在没有意义的地方,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Gas 费贵一点也不是没有好处。现在每次看到很多大项目即将上线我们就很紧张,担忧他们大概要在主网上做什么测试以及将会出现什么状况,这是我们的一些经验,其实还是很脆弱的。

大家觉得 BSC 比较中心化,但在我眼中,BSC 和以太坊都有中心化的弊端。

90 年代的时候大家都在做网页,没有人做服务器,后来导致大面积网页陷入瘫痪等问题,后来才发展成为一个服务器链条产业的。我认为随着公链的深化发展,不管是多节点公链还是少节点公链,像 PoS 或者 BSC 这样的公链很有可能会进入到大型提供商自建机房的阶段,自己把客户端代码重新全部读一遍,或者像安比实验室这样查验一遍。

潘致雄:补充问一下 Dora,BSC 遇到这些问题之后,具体采取哪些措施?

Dora:其实 BSC 本身并没有被 DDOS 攻击,所以我们也没有特别紧急的。但是有一个数据可以分享一下:

作为最早一批 BSC 做节点的团队,目前我们的 BSC 节点一共做了 18 次客户端升级,其中有 16 次都是发生在 4 月和 5 月上旬,也就是 BSC 最拥堵的这一段时间。这一段时间技术同事们压力很大,经常半夜收到短信,就要爬起来升级客户端,非常感谢所有同事的团结努力帮助我们一起让度过难关。

潘致雄:5 月份 BSC 网络超过 10 个项目遭遇黑客攻击产生连锁效应,涉及闪电贷等问题,导致这一问题的本质原因是什么?

孙志鹏:我认为可能是因为各个项目之间代码互相 Copy,导致漏洞也在这些项目之间传播,造成一个项目被攻击、多个项目接连被攻击的现象。

除此以外,造成 BSC 在 5 月接连爆出黑客攻击的原因,和很多开发者对于无论是闪电贷还是对于 DeFi 协议间相互组合的风险意识较为薄弱有重要关系。另外,目前可能有些工具可以辅助帮助快速发现类似的漏洞,这加快了这些漏洞被利用的速度,但是闪电贷在这里只是降低了攻击门槛,提高了攻击收益。

程显峰:我一直对智能合约上的攻击持悲观态度,例如现在 2021 年,windows 平台依旧有病毒。面对无穷无尽的组合去防范风险非常难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大家觉得攻击是不好的东西,但攻击反向推动了智能合约的进步。

闪电贷既是核武器也是核能,它虽然展现了更高的效率、更好的资金杠杆以及更有效率的资金使用率,但同时它也有很大的破坏力。

Suji Yan:攻击还包括与人相关的问题,即用 DAO 攻击别人。在 DAO 治理模型中,虽然链上是透明的,但是 DAO 的治理投票机制也存在风险,例如,Gitcoin 社区通过提案投票将 Vitalik Buterin 捐赠的 49 万亿枚 AKITA 兑换为 ETH,对于 AKITA 来说造成了影响。这是新的风险,DAO 的风险,有控票现象而且不讲道理。经济体系很大的时候不要太相信自治投票。

潘致雄:Suji Yan 聊到了一个关于攻击的新思路。

雷达熊:我认为在构建 DeFi 项目的代码时开发者应该思考经济学相关的问题,开发者除了技术知识还需要掌握相关的经济学知识。

潘致雄:接下来聊一下,既然存在这么多问题,对我们未来的开发有什么建议?无论从安全审计上还是经济学,如何尽可能地避免?有没有缓解的方案?

雷达熊:很多项目因为寻求创新而开发复杂的系统,但这种创新会带来整体风险的增加,建议开发者用简单的代码让系统变得简单。能用简短代码写完,不要多加很多东西,这是我对开发者的一些建议。

Suji Yan:我建议不要太相信自己投票机制,现在大部分的自己投票的体系都很脆弱,经济体系很大的时候,容易出现很多问题。

原来我非常反对留后门这种行为,我认为不应该有这种东西。但我现在觉得应该留一个后门,然后设计某个机制让这个后门不要被滥用,这对于项目后期的优化发展比较重要。

程显峰:我很同意这个观点。很多开发者觉得代码即法律,但经验不可能覆盖到未来的所有情形,法律本身是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的,一般的合同都有一个未尽适宜等等,换句话说法律都有后门,经济模型的设计更是如此。我们不要写死,留一点改变空间。因为很多时候,开发者认为自己已经设计的很完备了,但总有人能找到漏洞。

孙志鹏:对开发者的建议有两方面:一是开发者真正去了解一下漏洞深入原理,提高后续的代码安全性;二是借助专家的力量。另外,建议开发者适当放慢节奏,很多项目从开发到上线,时间太短了。相反,我个人最喜欢的 Uniswap 核心代码,不仅代码极简,而且有非常详细的测试用例,甚至还带有形式化验证,非常值得学习。

Dora:我对用户的建议就是永远不要考验人性,大家对于参与的项目应该做一个基本的尽调,当你发现这个项目里面有不合理设计的时候,应该保持怀疑和警觉的态度。

免责声明: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,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链闻 ChainNews 立场无关。文章内的信息、意见等均仅供参考,并非作为或被视为实际投资建议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币挖挖 » 面对网络拥堵与黑客攻击,BSC 将如何规避和优化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